当前位置:365bet平台注册 > 365bet官网开户 > 第三十四章,筹幄的天堂

第三十四章,筹幄的天堂

文章作者:365bet官网开户 上传时间:2019-10-30

懒懒的坐在阳台

图片 1

或许是天气渐冷的缘故,天空愈发澄澈,星星也愈发明亮,临近黄昏,夕阳的余晖洒在前方的石子路上,斑驳明暗间恍惚觉得自己走在花瓣铺成的路上,同行的女生掏出地图迎着光线在辨识方向,塑料的光泽晃动着让我有点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时而抬头看看周围时而又埋头寻找路线,最后,她沮丧地垂下双手,阴凉的晚风从她手中轻轻穿过,地图随之掉落,我正要追去捡,她说道:“不用捡了,没用。”

看着天边那轮红日慢慢变黄慢慢变淡

上一章 没有好好保护你

“没用?”

你为我端来一杯白开水

文/多海天边

“地图上好像找不到这个地方,难道是地图买错了?”

淡淡说道

天边醒来的时候发现凡雨在床边守护着她,她的眼睛也肿了。

“没事,应该是买错了,车站的地图本身就不靠谱。”我拍拍她的后背表示安慰。

明日你要远航

“天边,你醒啦。”凡雨说着为从床上坐起来的天边垫好了靠枕。

“马上就要天黑了呢。”

有点远有点长

“凡雨,你的眼睛怎么肿了?你哥呢?”天边靠在床头上虚弱地问道。

“不管他,沿着路走吧,要是找不到过夜的地方就在路边睡一晚就好。”

我压住心中狂喜

天边虽然睡了一夜,但还是觉得浑身无力,昨天的事确实吓到她了,她到现在想起都还觉得心有余悸。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们继续朝前走去,山路的一侧是峭壁,另一侧是深谷,百米之外又是山绵绵不绝延伸向天边。我们沿着山路走着,渐渐地天也黑了,然而还没看到有可以人烟的迹象,于是我建议掏出睡袋来休息,她不甘心地还要再往前走走看。

淡淡应道,哦

“我哥他……他……他……”凡雨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说不定前面就有人住的地方了。”

我在开始筹划我独自的蓝图

“凡雨,你快告诉我,你哥到底怎么啦?”天边急了,她一把拉住凡雨的手激动地问道。

刚开始我们还闲聊两句,走到后面气氛愈发压抑,加之山路崎岖蜿蜒向上,渐渐地也都不说话,只顾低头走着,走了不知多久,只觉得腿脚发软,刚要开口时走在前面的她忽然惊呼一声愣住不动,我心头一惊,一鼓作气赶到上面,她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手指着前方,其实不用她指我也看到了,我们的前方,是一片广袤无边的空地,上面寸草不生,横七竖八地插着残戟断剑,借着模糊的月光,依稀还能看到兵刃上泛出的冷光,我忍不住向前走去却被她一把拉住,她笑道:“真的要走进去?”

怎样把这不够宽大的地方变成我的天堂

“天边,你不要激动,我哥没事,他只是感冒了,有点不舒服。”

我有些纳闷,但是依然点了点头。

时而欣喜,时而发狂

“感冒了?那他有没有去看医生?”

我们慢慢走向这片阿修罗场,四周都是或残缺或完好的兵刃,还有烧了一半的古代战车。

而你在默默滴收拾你的行囊

天边拉住凡雨的手一直没松开。

“真是太奇怪了。”她略带感叹地说道。

这夜睁眼盼到天亮

“看了,医生说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凡雨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直视天边的眼睛。

“什么?”

第一日,我欣喜若狂

因为她对天边撒谎了,凡轩根本就不是感冒了,而是因为使用了快速移动法消耗了大部分的灵力,而这消耗掉的灵力在地球上又得不到补充,因此凡轩只能陷入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

“这么大一片战场,一个死人都没有。”这确实很反常,别说死人了,就是一只残缺的四肢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有这些寒光冷冷的刀剑,仿佛一场大战下来一个士兵都没牺牲。

一个人光着脚丫跑遍整个屋角

但她又不能直接告诉天边这些,因为凡轩叮嘱过她不要告诉天边,他不想让她担心,也不想扰乱她现在的生活,现在的她只是天边,只是那个忘记了他的没有任何一点前世记忆的天边,而不是菲海。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不禁有些心慌,仿佛走进了一个阴谋。

脱掉那么多禁许

听到凡雨的话,天边悬着的心放松了一半。

“原因可能只有一个,士兵都是死者。”

开始过着我筹幄的天堂

“哦,那就好,凡雨,你能帮我去柜子里拿件外套来吗?我想去看看你哥。”

她话音刚落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仿佛她的话触及了我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然而我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似乎在毛玻璃内眺望外面的天空,只能感觉到光线的存在,却无法知晓天空究竟是什么模样。

吃了就这样睡着

“好。”

她朝我笑了笑,我也故作轻松地干笑两声,说道:“怎么可能。”

起来时天边也昏黄

凡雨答应一声转身去柜子拿来了外套。

她也没吭声,从包里掏出睡袋,边掏边说:“这里到处走容易迷路,也不早了,就先休息吧,明天赶路会好些。”

看着落日心里莫名惆怅

天边穿好外套和凡雨来到凡轩的房间,凡轩此刻正安静地睡着,长长的睫毛覆盖住了往日深邃的眸子,他的呼吸很均匀,但脸色明显比往日苍白了许多。

我有些不知所措,在一个满是刀光剑影的战场过夜实在让人无法安心,我躺在睡袋里,但是心里满是晃动的刀剑,久久无法入睡。

那种兴奋过后的空虚

天边在凡轩的床边坐下,她看着如此苍白的凡轩,眼泪一下子就涌上了眼眶。她掀开被子把凡轩的手紧紧握在手里,轻轻地抚在自己的脸上。

“你还没睡?”估计是我翻身的响动吵醒了她。

弥漫我的天堂

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只是紧紧地握住凡轩的手,无声的眼泪流过她自己的指尖,也流过凡轩的指尖。

“啊,还没,睡不着,吵醒你了吧,不好意思哈。”

夜晚我蜷缩在床边睡着

凡雨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默默地流泪,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什么都不能帮哥哥分担,在自己的星球上是如此,在地球上也还是如此。

“只有睡着的人才睡不着,赶紧睡吧。”

不到一周我就开始抓狂

不知过了多久,凡轩醒了,看到凡轩醒了,天边赶紧擦掉脸上的泪水,用欣喜的声音说道:

夜深寂静,天边渐渐泛起了一点鱼肚白,密密麻麻的繁星从天边延伸到中央,冰蓝的天空下,是一片广袤无边的阿修罗场,而我,睡在刀光剑影之中。

像只被遗弃的猫变得惊慌

“凡轩,你醒啦。”

时钟仿佛静止

接着她又转过身笑着对凡雨说:“凡雨,你哥醒啦!”

慢慢扩大我的忧伤

凡轩看到天边,从床上坐起来,温柔地问道:

开始惶恐,开始病恹

“你好些了吗?”

这儿不在是天堂

“嗯,我很好。”天边强挤出一个笑脸说道。

那画满横线的日历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保护你。”凡轩神色暗淡地说道。

告诉你我的思念有多长

“你已经把我保护得很好了,倒是我从来都没想过你的心情,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天边紧紧握住凡轩的手,眼里含着泪花说道。

“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去做。”天边补充道。

“天边,你做的菜能吃嘛,”始终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凡雨开口说了一句。

“我可以学啊,从今天开始我就学。”

凡轩看着这两个女人,微微地笑着,并不答话。

从那天起天边真的开始学做菜了,她照着菜谱做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味道并不怎么样,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比之前的要好多了,凡轩总是在一旁鼓励她,大多数的时候是他自己亲自上阵教她。

都说会做饭的男人是迷人的,那长得帅又会做饭的男人就更是分分钟占据了别人的心啊,天边看着如此认真的凡轩常常走神,每当这时凡轩都会轻轻地敲下她的脑袋一脸宠溺地说:

“又走神了吧。”

这时的天边就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赶紧打开拿在手上的菜谱装模作样地背起菜单来。

随着秋天的到来,凡轩的精力值每天都在下降,他自己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向公司提交了辞职信,可董事长说什么也不同意他离职。

“凡轩啊,你的辞职信我已经看了,我不同意你辞职,但是我可以批准你的年假。”

“你想从什么时候开始休假就从什么时候开始休吧。”

“好了,凡轩,我还有个会议要参加,就这样说好了。”

董事长刚说完,秘书就来催他该出发去参加会议了。

董事长临走时还特意转过身来拍拍凡轩的肩膀说:

“趁年假期间好好休息。”

“谢谢董事长,要是公司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话,我随时都会赶过来。”

“好,要是公司有事情需要你来处理的话,我就叫幼镇通知你。”

“嗯,好,那董事长我想下周一开始休年假。”

“好,小陈,我们走吧。”董事长招呼完秘书就上了停在门口的车。

凡轩看着渐渐消失在拐角的车,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他心里默默地想到:

谢谢您,董事长,如果可以我多想继续留在您身边和您一起工作啊,可是这对我来说就是个奢望。

这是天边去拜访甜斯前一天的事,凡轩辞职的事他谁都没告诉,包括妹妹和幼镇,如果妹妹知道的话肯定会缠着他问原因的,他不想让妹妹担心,这也是他每天在大家面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原因。

因为精力值下降,凡轩的身体机能渐渐出现了问题,白天他跟平时一样,晚上他就难受到在床上打滚。

那天他早早地起了床,做好早餐,和天边、凡雨一起用过早餐后他送天边去上班,每天送天边去上班是他最幸福的时刻,她就这样温柔地坐在他的旁边,时而跟他说几句轻松的话,时而俏皮地讲讲她们公司好笑的趣闻,这让他的心里很踏实,很安心,很愉快!

送完天边回到公司后,他突然变得心神不宁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他在办公室的走廊看到妹妹就提醒她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灵力……

本来身体就出现了状况的凡轩因为使用了快速移动法,使身体虚弱到了极点,他那天替天边换好衣服后在床边守着她,突然一阵眩晕并伴随着胸口剧烈的疼痛,他没有坚持住,晕倒在地上。

凡雨下班回家看到凡轩不在,想哥哥肯定在天边那,就到天边那去看看,一到天边那她就看到了晕倒在地上的凡轩,她赶紧把哥哥扶起来,送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她为凡轩盖好被子转身出去的时候,她听到凡轩迷迷糊糊地说着:

“凡雨,快去…照顾…照顾天边,我…我…我没事,不要…不要管我。”

凡雨的眼泪都出来了,她的傻哥哥,她的可怜的哥哥,都这时候了还不忘叫她去照顾天边。

“原来在你的心里天边是如此重要,比你自己还重要。”凡雨在心里想着。

就这样,凡雨在天边的床前守了一夜,她偶尔去看看凡轩,看他还是昏迷不醒,就着急的大哭,此刻,她多想幼镇能在她身边啊,可是她不能打电话给他。

那一晚对凡雨来说是个极其难熬的夜晚,那一晚她终于明白了哥哥的心情,他一个人默默地度过了多少个这样难熬的夜晚啊,为了不让她和天边担心,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一个人默默地扛着,从来不跟任何人说。

(未完待续)

本文由365bet平台注册发布于365bet官网开户,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四章,筹幄的天堂

关键词: